【杀雪】Moon Phase

  • 暗杀教室同人

  • 杀老师(人类形态)×雪村亚久里

  • 饿的自割腿肉

  • 配合此曲食用更佳:点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 一人で旅立つ君に

 

さらさらと 光よ舞い降りて

 

あなたの行く未来すべて

 

いつの日も 輝きに満ちるように



 

2月27日     新月

 “真是的,我越来越搞不懂你的穿衣品味了…”

 

“说真的你是不是直接从地上捡了一件衣服穿上就来这边了?”一如既往轻佻的话语透过玻璃窗传了出来。

 

“你还真是失礼!原来死神先生也会有喜欢捉弄别人的这一面啊。”

 

假装很生气的样子,雪村亚久里转过头去背对着坐在实验床上的男人。

 

“嘛嘛开玩笑的啦,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了我已经对你的服装搭配免疫了,只不过有时还是会忍不住想吐槽一下。” 

 

“……算了你想吐就吐吧,反正我就是个没有品味的女人,亚佳里也是死神先生也是。在你们眼中这些衣服真的有这么丑吗?”

 

“...亚佳里是?”

 

“欸?我没和你说吗,她是我的妹妹啦。不过虽然是姐妹但我们俩之间其实相差还是很大的。”

 

“今天她和我约好一起吃饭,整理完这些资料我就要走了。”专注于整理资料的女子没有注意到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笑容。

 

“好的,完成了!”将资料叠好放在一边,雪村亚久里起身面向玻璃室中的他。

 

“那我先…”

 

“虽然现在还不算太晚,不过这个时候出门还是要小心些哦。”突然插入的男声打断了她接下来想说的话语。

 

“今天刚好是新月夜,意思就是今天晚上是没有月亮的。这条路上晚上又没有灯,你一个人在外面注意些。”

 

“那么,祝你和你的妹妹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明天见哦,E罩杯小姐。”


 

3月4日     娥眉月

 

“嘶...好疼。”

 

“怎么了?”注意到她有些奇怪的死神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啊啊没事的啦,其实是柳泽先生…”

 

“他又对你动粗了?”

 

“…是的,因为工作没有达到他的要求所以…”

 

“嘛真是的,好歹我也是个老师,脑子如果被敲坏了可就不好了!”像是在为自己打气一样,她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不少。这一举动惹得死神忍不住笑了起来。

 

“亚久里!你要我说你多少次你才能快些啊!”最不想听到的那个人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要不是看在你父亲是我们公司承包商上面,我早就把你炒了!”走进门内挂着一副凶神恶煞脸的男人令雪村打了个寒颤。

 

“你给我过来!”一把扯过女子的头发,将她拖到他面前,眼看拳头就要落下,她下意识闭上眼睛。

 

意料之中的痛感没有来袭,取而代之的是玻璃破碎的巨大声响外加睁开眼后看到的躺倒在地满脸血污的柳泽。

 

“我们还是各自干老本行才是最好的。”玻璃室中的黑发男人笑着对她说。


 

3月7日    上弦月

 

“早上六点到晚上七点担任教师工作,晚上八点到深夜二点则是监视实验室。”

 

“你还真是精力充沛啊…”鲜少对他人生活感兴趣的死神少见地评论起了她的职业。

 

“谢谢你的夸奖,大概是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工作所以不会觉得累呢…”

 

“不过,那样的话可不行哦。”

 

“欸?”

 

轻轻地在墙壁上呼了一口气,男人用手在上面书写着什么。没多久一道完整的二次方程式渐渐出现在她的眼前。

 

“二次方程式的考题如果不出到这种程度就没什么意思了…"

 

“…哈哈哈作为一个老师我现在居然在接受一个杀手的指导…以前还真是没想到啊。”女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还特地写了镜像文字,真喜欢耍帅。这句话被她咽了下去,没能说出口。


“但是,古文试题你就不会出了吧,毕竟死神先生不是日本人啊…”


“…我觉得第五题的话,还是用《枕草子》来出题比较好哦。”出乎意料的回答。


……


“死神先生,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啊…”


“之前因为工作的原因,多多少少学习了一些东西,没想到居然可以在今天派上用场。”


“既然你知识面这么广,那我可以考一考你吗?”为了挽回身为教师的最后一点尊严,女子向男人发出了“挑战”。


“死神先生知道这样一句话吗,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我记得这好像是古代中国的一位词人的作品,表达的是他对家人的思念之情。”


“Bingo!没想到你连这个都知道啊!”女子瞪大眼睛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与她一墙之隔的男人。


“……据说在中国古代,月亮是人们寄托自己思念之情的一个意象哦。”


“死神先生,你有没有想要表达这种情感的对象呢?”


 ……


“我想应该没有吧,我的家人同伴早在我成为杀手前就离我而去了…“


“不过说不定以后会有呢,这样一个可以让我倾诉情感的人。”他笑着看向墙外的女子,后者在接收到这一视线后忍不住低下了头。


据雪村亚佳里回忆,那天姐姐回家时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样,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姐姐露出这样的表情。



3月8日    凸月

 “死神先生?”

 

“嗯?怎么了?”

 

“我在想,我们相遇快一年了,我却只能用’死神先生’这个代号来称呼你,实在是有些奇怪啊哈哈哈。”

 

“我一出生就没有名字,成为杀手之后不同身份之间的替换也让我习以为常了。对我来说名字就只是个代号,没有多大的意义。”

 

“可以让我给你取个名字吗?”

 

……

 

“当然这不是必须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没事的。”

 

“可以哦。

 

“亚久里的话,可以哦。”她第一次听到他呼唤她的名字。

 

不是小姐,不是雪村,而是亚久里。

 

Aguri


亚久里

 

忍住想流泪的冲动,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但是言语中的颤抖还是令她心中的感情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面前。

 

“那么,我可以叫你‘杀’吗?”

 

“既符合了你的身份,单字也显得很帅气,我觉得十分适合你呢。”

 

“谢谢,我很喜欢。”人称“死神”的他第一次对人露出了真心的微笑。

 

只是她不知道,对她来说,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的属于“他”而不是“它”的笑容。


 

3月12日    满月

 

他们第一次触碰到了彼此

 

他第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日

 

他抛弃了过去

 

她为他抛弃了未来

 

他失去了一切又得到了一切

 

她失去了一切又得到了一切

 

满月再也没有出现在它的生命中


 

……

……

……

……

3月13日

 

“我来了哦,亚久里。”

 

“欢迎回来,杀。”


 

END

 

————————————————————————

 

这几天重看暗杀结果又被喂了一嘴玻璃渣QWQ

谁给我个锤子我要砸墙啊啊啊啊QWQ

还好杀Q两人实现同居生活(大雾)了简直啊啊啊啊QQ

话说我一直觉得杀老师本体和太宰蛮像的。

这两只的CP圈实在太冷了,希望有太太能过来产些粮啊TUT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
热度(27)
© 猫猫猫猫SA|Powered by LOFTER